Docker的OS image是做什么用的

这两天闲来无事,简单入门了一下Docker。主要参考的有阮一峰老师的两篇文章——Docker 入门教程Docker 微服务教程和 yeasy的开源项目Docker — 从入门到实践,照葫芦画瓢简单入门,不过离真正理解认清楚容器的特点、必要性,如何实践在持续交付和部署以及容器云等实际的运维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我看到Docker 的OS image例如CentOS/Fedora、Busybox、Alphine等镜像的时候,不禁怀疑,既然我可以docker pull一个很简单命令就可以实现如Nginx, mysql等微服务的启动和部署,那为什么还会存在这些OS image, 这些OS image 的作用是什么?

Read More

理解python with语句

Python中的with语句可谓是相当的好用了,省去了try...finally...的复杂写法,浅谈 Python 的 with 语句 一文写的已经非常详细里,解决了使用过程中的两点疑问。文中的代码清单也主要摘自这篇文章。

Read More

关于目前工作的一点感想

从7月份入职以来,时时感觉到目前的工作跟我所期望的差别很大,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取舍。

在面试的时候,经理问我是否愿意从事一些产品相关的工作,由于是岗位是机器学习,所以我想那么即使是产品相关,最起码也是要用到机器学习的,不论是数学层面、算法层面还是架构层面,这样是比较符合我的预期的,所以就签合同入职。可是入职这么久以来,发现当初没有对岗位做更多的了解,是很大的一个坑,这也是校招的同学普遍遇到的一个难点和痛点,除非是在公司以及组内部亲自实习过。

Read More

Python字符串格式化

使用Python的时间也不短了,可是对字符串格式化的方式还是不怎么了解,尤其是对于自定义类型,如何实现友好的格式化输出?

printf-style的字符串格式化”%”号操作符的使用方法就不再赘述了,如果”%”后面不止一个参数,那么需要传入一个tuple,或者是一个dict。

Read More

Python模块的相对导入和绝对导入

刚开始用Python写代码,对于import的方式不是很理解,尤其是导入上层包的模块时,经常会使用sys.path.append('..'),然后再import,很不优雅,所以花些时间全部梳理一遍。

首先需要明白明白两个概念模块,很多人也都了解,贴出runoob(页面跟W3C好像,他们有什么关系吗?)上给出的两个定义。

Read More

终端高效切换编码

在以前的时候,终端编码通通设置的都是UTF-8,即使有一两台远程机,因为有自主权也都是UTF-8编码,包括数据库表格,也都是统一UTF-8编码,不得不说这样统一以后非常方便,几乎也没有考虑过编码不同带来的烦恼。

来到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才发现,自己的开发机还好说,设置成UTF-8就可以了,保持原有惯例。然而,需要经常登录别的机器看任务跑代码就会发现乱码了,好吧,手动把终端(iTerm2)调到GBK,结束以后再调回来;然后过了没两天,会发现其他机器的Mysql表格也是GBK的,好吧还得暂调GBK。最大的问题还不在于麻烦,我一个终端下连接了多台服务器和数据库,编码都不统一,这可怎么办?

Read More

Python中解析命令行参数

Python中常用的获取命令行参数的方法有三种,分别可适用于不同的场景。

直接从sys.argv中获取

sys.agrv保存了命令行的参数列表,其中,sys.argv[0]保存的是脚本的名称,所以要获取自己传入的参数时,需要从第二个元素开始,参数的顺序与sys.argv中一致。

Read More

字符集、字符编码以及Python中编码的那些事

总会遇到乱码的问题,也总是按照网上的教程一步一步操作,解决的过程就像碰运气,从来没有总结过,再次遇到的时候还是不知道是什么问题,所以,花一点时间,总结一下。

字符集和字符编码

字符集是一个系统支持的抽象字符的集合。这个集合是有限集合,包括文字、标点和数字等,由于计算机内部全部都是数字存储,所以字符集本身也是一个符号与数字之间的映射关系,比如ASCII字符集中大写字母A的编号是65。存储或传输的时候计算机根据字符集将人能看懂的字符换算成计算机能看懂的数字,输出的时候再换算成人能看懂的字符。

Read More

d3-example-of-different-data-structures

Read More

就折腾到这儿吧

上上周从百度搜索部Rank组面试回来之后,就有点不安,三面的面试官直接告诉我这面的表现不好,让她很担心。说这句话分明是让我很担心,核心部门还是很值得期待的。一周都没有音信,想必是挂掉了,不曾想今天接到HR电话联系offer事宜,终于可以把心放肚子里了。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面了一次腾讯实习,不意外地终止在一面。回来之后那个惶恐啊,突然间发现以自身的能力什么工作都找不到,但同时还欠着小论文没写,刚换了题目还没有看文献,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接下来的几个月也是最痛苦的,东一棒槌西一榔头,压根没有主心骨。

Read More